但丁诚对上述说法并不以为然

2017-04-03 10:35

  上海某家基金公司的投资总监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敢用这种方式做定增配资的客户一定是对自己的定增计划非常有信心,对产业的理解超级深刻。否则一旦股票解禁达不到预期收益甚至下跌,客户不仅要支付券商利息成本,还要承担定增股倒挂的亏损。

  “比如以年化8%的成本借三年,这相当于定增基金一开始的净值就是0.76元,能否保证三年后基金净值在水面之上,完全取决于定增股的α收益。就我目前了解到的情况,采用这种方式配资的很少,这相当于加杠杆投资PE。敢玩这档生意的多是原来投PE的人,本来市场上三年期的定增就比较少,可能只占1/4至1/3,敢这么玩儿的就更少,应该再乘以1/3。”他说。

  “在我曾经做过的一单交易中,定增解禁时,股票获得1倍正回报,大股东付给券商三年共24%的资金成本,再付给基金管理人一定的通道费和其他费用,自己‘空手套白狼’获得将近60%的资产回报。”丁诚说。

  对赌!对冲!

  但丁诚对上述说法并不以为然。“去年股灾中,不少配资的大股东险些爆仓,不断追加保证金。通过那次教训,很多大股东意识到单边做多的危险性,所以他们现在利用股票收益互换的时候会用同样的手法对冲一下风险